用户名: 密码: 会员注册 | 忘记密码 ·专家顾问 ·加入收藏 ·设为主页
  • 2016年“华夏雄风” 第六届中国风全国书画艺术交流赛征稿2016-8-27
  • 2015年“华夏雄风” 第五届中国风全国书画交流赛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书画展7月28日起征稿2015-7-28
  • “墨韵千年”百位名家绘中华百米长卷“华夏五千年锦绣山河图”创作2014-3-18
  • 2013年“第三届中国风全国书画艺术交流赛” 获奖名单2014-2-11
  • 墨韵千年·第三届中国风全国书画艺术迎春作品展2014-1-19
  • 墨韵千年·第三届中国风全国书画艺术迎春作品展 南昌展2014-1-15
  • 美丽中国 生态上饶2013-9-9
  • 2013年“墨韵千年”百位名家绘中华 大型国际主题书画大赛 征稿启事2013-7-29
  • 2012年“盛世中华”第二届中国风全国书画艺术大赛获奖名单2013-2-9
  • 2012年“盛世中华”第二届中国风全国书画艺术作品展(南昌展)胜利开展2012-12-2
  • 按类别:
    按地域:
    按字母:
    按姓名:
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文艺人物 策划人 | 主持人 | 鉴定家 | 收藏家 | 拍卖师 | 编辑媒体
    文艺人物 >> 文章阅读
    【杨丹霞】鉴定名家
    发布者:wca 发布时间:2011-11-6 阅读:2666次
       杨丹霞,1965年生,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历史专业及北京大学艺术学系研究生班毕业,现就职于故宫博物院书画部,从事书画研究、鉴定工作二十余年来,陆续发展并出版的专著有《中国书画真伪识别》、《张大千》、《于非闇》、《历代小品画--人物卷》等,专业论文有《近代名家书画真伪辨析》、《民国时期京津画派山水画源流》、《李世倬书画研究》、《黄钺的生平与书画》《顺治父子的书画》、《康熙帝书法的渊源、分期及影响》、《雍正皇帝书法管窥》、《乾隆帝绘画概述》等。对于书画的鉴定颇有见地,是著名的中青年书画鉴定家。 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点击新窗口打开大图

    书画鉴定最核心任务:辨别是非与真伪

    关于书画鉴定,我们首先要明确,什么叫书画鉴定呢?书画的鉴定工作,我们把它通俗地讲,实际上就是一个判断真伪和辨别是非的工作。判别真伪就是我们对有作者款题和印章的作品的真假作出判断。因为有款、有印才能涉及到真和伪的问题。

    辨别是非又是什么呢?就是对一件作品,尤其是古代的作品,它会有一个相当长的流传过程。我们要对这个作品的流传的经历进行判别。比如作品上的题跋、鉴藏印等等。对于作品的传承进行辨别。

    书画鉴定最基本的,最核心的任务就是这两项。当然,如果碰到一个没有作者款印的书画,那只需要根据书画的风格给它定一个时代,就是所谓的断代就可以了。

    那鉴定工作是怎么样进行的呢?鉴定,说白了,它就是一个比较的过程。没有比较,就谈不上鉴定。为什么呢?我记得刚工作的时候,我和其他同事因为工作的原因,接触到像徐邦达、启功和谢稚柳这些老先生们鉴定我们故宫的书画作品,就是古代书画鉴定小组那时候,每天都要看一二百件。在打开一件作品时,他们几个人,有时连眼色都不用对一下就异口同声的说:“嗯,这东西对的,精品,应该出彩图”,或者说“这不对,伪而劣。”当时我就不明白他们这个结论是从哪儿来的呢?看了以后,大多数情况下几个人意见都一样,我就觉得非常神奇。

    通过这么多年跟老先生们请教,还有在工作当中自己留心地去学习,我就发现其实鉴定,表面上看,它就是用眼睛看一会儿,实际上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判别的过程。当鉴定家们面对一件书画作品的时候,他会迅速地把自己脑子里面存储的那些关于这个书画家的资料,飞快地把它调集出来跟面前的这件东西进行比对。从书画的材质、造形,构图,用笔,墨色,题款,印章、印色,还有其他人在这个作品上的题跋、藏印等等综合地进行判断。这就是我们常说的 “目鉴”。

    学习鉴定 首先要树立真迹的标竿

    目鉴是怎么来的呢?靠的就是平日的积累,也就是说书画鉴定,这门学问是人人都可以学的。只要你用心,长时间的对某一个书画家,某一个流派,或者是某一个时代的书画鉴定当中,你能够获得许多的印象和心得,慢慢地积累、整理、校正,你就可以成为这方面的专家。所以我们说,书画鉴定的学问,实际上跟其它的文物鉴定的学问一样,它首先是心得和经验的积累,是可以通过学习获得的。它的基本要素是:

    时间的长短、数量的多寡、质量的优劣、悟性的高低

    很难想象你找到一个鉴定家,让他看宋徽宗的花鸟,他却从来也没上手看过一件北宋画,让他看明代唐伯虎的山水或者清代刘罗锅的书法,但他只上手见过三五件这俩人的作品,那你说他根据什么鉴定呢?以前老先生们总教导我们说:“不知真,焉知假?”意思就是学习鉴定就是要先在自己的脑海中树立真迹的标竿,简单的说,只有掌握了判断真伪的尺度,才能谈得到鉴定。

    鉴定不是在大学里或者在power point上可以学会的,必须要有学习的条件,除了大量看东西之外,还要眼、心、手相互对应。我主张对书画鉴定感兴趣的朋友多看展览,但在博物馆,是隔着厚厚的玻璃远距离看,绢或者纸张的纹路、年份感,用笔、墨色的细微变化,印章的篆刻和印色,当然还有这些东西拿在手里的感觉等等,都无法让人可以感受,这就像雾里看花,只能看个大概。但即使是个大概,也比看图录强百倍,大家可能都参加过拍卖,或许都有同感,就是印刷出来的书画,往往和原件的差距很大,越是假的、不好的书画,看图录比看原件好很多,因为图录把一张很大的书画缩小了,印制过程中还可以通过修版、调色了来美化,所以,你就明白如果有人仅仅靠翻看拍卖图录买东西是多不靠谱。

    那好,是不是只要有了足够的量的积累就可以了?还要有质的变化。所谓质变,就是你看了很多东西以后,你还要善于总结。比如说我们看了很多,我们举一个浅显的例子,像近现代的张大千,他寿命长、作品多,风格变化有阶段性,那就要求我们在上手看了大量作品还要善于进行梳理和总结,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你要把自己的脑子尽量变成像电脑一样,除了大量的存盘以外,还要把它分门别类地进行整理、归拢,进而总结出他早、中、晚甚至暮年期的风格特点总结出来,牢记心中,这就是真迹的标竿了。

    有了真迹标尺以后还不能说一劳永逸了,所谓活到老、学到老,在你存储了一定的标尺之后,你还会继续地看作啊、学习啊,你就会有发现也许你以往所定义的标尺会有一些偏差。也许以前是定错了,或者是定得不准确,那你要怎么样呢?你要通过你新看到的、新了解的、新认识的,把你以前脑子里存的那个标尺要不断地进行修正。

    所以,一个鉴定家,他的鉴定经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眼界的拓展而不断的积累和提升,所以我们说,长期的积累,善于学习和总结,不断的修正以及谦虚谨慎的治学态度,才能造就出杰出的鉴定家。

    除了我们说的“目鉴”之外,还有就是以考证为辅助。如果靠目鉴基本肯定了作品的风格,在此基础上还需要案头功夫,还要对这个作品上的信息,比如说作品的创作年份,这个题款说在哪画的,你要查查画家的年表,看这时画家是不是在这个地方,题款说送给谁谁的,你要查查这人和画家是否真的认识。曾经看到扬州八怪当中的罗聘他老婆方婉仪的绘画,看着年份也够,画的也有几分像,可是一算署款的年份,画家已经死了六年了。以往老年间的作假的人知道干的是缺德事,所以为了取得一些心理安慰,免得遭受天遣总会留出一些破绽,你要看不出来,那不算他坑你,是你学艺不精,活该倒霉。现在人心不古,造假的连这个都不考虑了,利用高科技制板印刷或者翻刻印章,别说是经验不足的人,就是有些老行家也都上过当。的所以我们说考证是“目鉴”的补充,有的时候光靠眼睛、仅凭感觉是不行的。

    收藏不是投机 从善如流持之以恒最重要

    那就有人说了,鉴定就那么重要吗?尤其是现在都亿元时代了,我可以按照贺岁片里台词说的,只选贵的,用不着管什么真假好坏,反正我的投资回报有保证不就行了?我个人觉得这种观点不在我们讨论的范畴,为什么?因为这已经不是收藏范畴的话题了,唐代的张彦远、北宋的米芾对于什么才是书画收藏、收藏家都有过精辟的论述,按照他们提出来的,一个真正的收藏家除了要有一定的财力搜罗到藏品,更重要的素质是他要懂得鉴定,赏玩、装裱和品评分类;而近代大家张大千则提出要长久的博览、具有公心、气度宏阔,不被前人之说迷惑等等。这些都是历代赫赫有名的大鉴藏家,对照他们的心得和见识,再反观当今,我想很值得我们思考一下。

    自从南北朝至今,中国书画的造假一刻未曾停歇过,收藏从来都是雅事,虽然毋庸避讳它的回报,但它首先是文人雅士的玩物,玩儿的人是爱它的、懂它的人,即使是开始时不懂的,也不会拒绝学习并且最终会通过努力懂得,比如北宋的一个大官叫刘泾,刚开始就拣名气大的、价钱贵的买,结果让米芾,就是写《研山铭》的那位一看,全是假货,后来刘泾接受米芾的指导,经过10年的学习磨练,最终收藏到了唐代韩榦画的马,在书画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纵观当今沸沸扬扬的书画市场,又有几人能够像刘泾那样从善如流,坚持十年呢?不要说真正收藏,就是真正投资的人又有多少呢?大多数不过是投机罢了。如果大家都抱着这种念头冲到书画市场中来,我可以说,最终会有人后悔的。

    古人是怎么玩书画的呢,在像今天的这样风和日丽的好天,窗明几净的书斋里,净手焚香,聚集三五知交,观书品画、纵论古今。现在有多少人把书画买回家之后会去细细品味、研究呢?如果把原本是学问的研讨、人文的涵养,情操的陶冶,演化成仅仅是金钱的较量,如果化大价钱买回家的东西往保险柜里一放再也不看,就等着在市场的最高点出手,我倒觉得那还不如去做别的投资品种,还不存在真伪、好坏的问题,拼谁最有钱就行了。孔子曾经说过:“骥不称其力,称其德也!”以蛮力显示出来的力量,终究不如知识的力量深厚而持久。

   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文征明的重孙文震亨,他在描述明末书画市场的怪现象时说过一段话,跟我们当今的情况真是不谋而合,他说当时那些购买书画的人“心无真赏,以耳为目,手执卷轴,口论贵贱,真恶道也!”事隔400多年,但历史有时真的是惊人的相似。

    收藏不能光靠砸钱 精神感情时间投入最重要

    是不是贵的就是真的,就是好的?好多现在贵的东西从书画史的角度看并非书画巨匠或者是铭心绝品,比如现在最受买家青睐的《石渠宝笈》著录的东西,在这套书里著录的是乾隆、嘉庆两代皇帝的收藏,作品有真有假,有好有坏,这个不是我说的,大家去看石渠宝笈,里面写得清清楚楚,而且石渠宝笈本身也有优劣之分,比如初编不如续编,三编又不如初编,而且不知大家发现没有,北京的一些出版社影印的石渠宝笈内容是不全的,石渠宝笈也有版本考订的问题,这就像我们谈中国书画,并不是除了真就是假这么简单,要是就这点玩意儿,那乾隆皇帝和他那十几位个个都是人尖子的大臣们,还用干几十年才完成这套书?所以,即使把书画当成玩意儿,也要了解这种玩意儿也挑人,不是扒拉个脑袋就能玩得起的,不是说钱,而是说精神、感情和时间的投入,古代的皇帝富有天下,从5岁就四书五经、天文地理的学着,玩到头了也不过就是这个,还要靠身边一帮子文学、艺术专家帮衬着,《石渠宝笈》著录过的假书画,我们故宫的绘画库房里多着呢,初编、续编、三编的都有,有一件王翚王石谷做的假倪瓒,乾隆题了100多首诗呢,不也被专家筛选出来放到资料库去啦?

    另外,最受买家追捧的还有御笔书画,特别是康雍乾三朝皇帝的御笔,动辄几百上千万,我从1989年开始整理研究故宫旧藏的御笔书画,发现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简单,就拿乾隆举例,有亲笔的有代笔的,有半真半代的,有民国年间琉璃厂、地安门古玩商仿造的,更有当代仿本,作为买家,买的不就是皇帝这个名儿吗,你化大钱举了半天,原来是个大臣代笔的或者干脆就是新仿的,冤不冤呢?还有特别可笑的就是许多人在市场中见了太多的假乾隆,而且假的只是乾隆中晚年的面貌,甚至是代笔的面貌,结果反而见到真的亲笔的不敢认了。

    明代末年发生过这种事,一个财主仰慕董其昌,托人要当面买一幅,结果还真见到了,但这个董其昌是别人假扮的,他把这个花了大钱的假董其昌书法拿回家,人见人夸,说好,过些日子董其昌坐着大轿子从街上过,人人都说是董学士,他一看和他见的那个是两个人呀,方知上当,拦轿喊冤,董其昌听了安慰他,给他写了一幅,可他拿回家,大家都说不如以前那个好。

    你说收藏你就光靠砸钱,就能把假的或者一般的作品轰成真的、好的,我觉得这事并不像某些人表现的那么轻松、好玩儿。

    避免买假货的三项基本原则

    前几天有记者采访问我,收藏家或者投资者怎么避免买假的,很简单就三项基本原则,自己努力学习鉴定知识、和人品好学问严谨的鉴定家交朋友、再就是别贪小便宜吃大亏。不能干那种“捡漏儿”的事儿,现在没漏儿,行家、专家都拣不着,你一个刚刚入门的人就想拣着?贪便宜吃大亏的人我见的太多了,老辈人俗话说的“便宜没好货,好货不便宜”,现在已经变成了便宜肯定没真货,假货也未必特便宜的时代

    作为一个收藏者来说,既然你要投入很大的资金去做这个事情,就一定要去学习。假如说,你买了一个假的,你自己不醒悟,那你可能还会继续买下去。假如说你醒悟了,发现你买的东西有问题了,比如说你买了一件不觉得,你买十件、八件,买很多了你都不觉得,那只能说这个人没救了。因为他始终处在一个不学习的阶段,就在那里胡乱花钱,这样的人没有办法,也没有必要去讲他。假如说这个人买一段时间他醒悟了,他觉得这不简简单单是一个花钱的问题,它是一个文化的消费,他要去学习,要去了解这些东西。在他学习的过程中,肯定会发现他以往买的东西里面有好的东西,也会有有问题的。那么他发现了问题就要去请教人,他在学习和请教的过程当中,就会逐步提高了,买假的概率就小了。

    随着他经验的丰富,学习的提高,包括他请教专家,也会对形形色色的专家有个自己的判断,而不是看谁上电视台节目上得多就崇拜谁,他自己就会区别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专家避免自己的钱付诸东流。如果你信任了的专家人品不好,学术态度不严谨,整天想给你开证书、写题跋挣你的钱,基本上你就算入了邪教,这样的老师给你指的百分之百是“瞎道”,让你买的大多是再也无法出手的“瞎活儿”。你别笑,这不是乱讲的,都是有现实的例子的。

    总之,通过学习和交朋友,藏家会逐渐形成他自己收藏或者是玩这个东西的一个圈子,一个人脉关系网。他可以借鉴的意见也多了,他也知道从哪里去学习鉴定,怎样按照学术的标准去判断一件东西。慢慢的,他买假东西的机率就小了。如果所有的收藏家都是按照这个路数走的,那还会有什么争执呢?所以假货成交要说打板子,板子先要打在藏家的屁股上,这个行业自古以来就是有眼买真,没眼买假,玩儿的就是心跳,你说你不会游泳,一下来就被海水呛几口是正常的,但你不能老喝不是?海水是喝不干的;可如果你的心脏和神经受不了这个残酷劲儿,你脆弱,那你就趁早别趟这跳进这个海里,你可以去菜市口百货买金条,都是货真价实的金子。你要作书画收藏这类高端的消费,那你自己也得够高端才行,不能像文盲奢望要解决的难题,如果你懒,不学习不长进,也找不到高人给你帮忙,你说你不买假的,谁买假的去?你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,你跟自己的钱有仇吗?没有,就努力学吧,如果收藏家和投资客都进步了,那假货不就就没法成交了?!

    孔子说过:“德之不修,学之不讲,闻义不能从,不善不能改,是吾忧也”。我觉得,大家无论是真喜欢书画的,还是只喜欢书画的交易带来的丰厚利益的,无论是做研究工作的,还是从事拍卖事业的,都能够想想这话的含义,把握好你自己。

  • Copyright 2008-2020 世界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* 《文藝大观》杂志社 * 《品艺堂》DM杂志(www.artsgrand.cn)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全球统一服务热线:400-8833-603 ┊ 邮箱:wca911@126.com ┊ QQ交流群号:89688918
  • 国家工信产业部ICP报备:赣ICP备08000569号-11 ┊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网站 ┊ 本站带宽由数据家提供 ┊ 《文艺大观》杂志社编委会*中国品艺堂传媒全权运营
  • 编辑部地址:中国 江西南昌市高新区高新五路九仰梧桐公寓9栋21楼 广告运营机构地址:南昌市南京东路141号三楼 邮编:330029
  •   电话:86-0791-88190673   建议及广告热线:18907095894  在线商务客服:文艺名家推广,文化艺术交流《文艺大观》!
  • {版权声明}本站为《文艺大观》杂志唯一官网,严禁转载、复制、防盗版面,建立镜像站点,违者必究!切记,谢谢合作! 全程网络营销整合策划推广:亿网传讯
  • 本站关键词:《文艺大观》杂志社,文艺大观杂志社,品艺堂杂志社,中国文艺网,中国文学网,中国艺术网,中国工艺美术网,工艺美术大师,书画名人网,中国企业名人网